昨天,与老师们一块听了赵老师的公开课,深有感慨,遂写下下面文字,与老师们共同品味。

人们形容当前的技工教育是:拿着二流的工资,守着三流的校舍,教着不入流的学生,面对三教九流的尴尬。岁月蹉跎,韶华易逝,当我们已深陷教学的职业倦怠和技工教育的各种无奈时,教育的高贵和优雅似是已与我们渐行渐远。

但是,教育终究是高贵的,技工教育不会例外。教育的高贵不是因为最早的教育来源于贵族的生活,也不旦旦是因为教育有着孔子“有教无类、诲人不倦”的光辉,先人们“自强不息、厚德载物”的训示,学校“学高为师、身正为范”的要求,和“捧着一颗心来、不带半根草去”的情怀。教育的高贵在于我们是进行培养人的事业,是因为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。从事着技工教育的我们,不仅让学生学会生存的某种技能,还教给学生生活的本领,更要让学生探索人生的意义。

同时,教育是优雅的,优雅是教育的气质。教育的优雅在于教育是一门艺术,需要优雅的品质;在于教育是一项传承文明的事业,而优雅是文明的深刻内涵。人生无非就是在做三件事情:处理好人与物质的关系,这就是价值问题;解决好人与社会的关系,就是学会爱他人;最后就是对待自己的心灵,达到心的平静与和谐。不论做那件事情,都需要优雅伴随。

高贵是一种魅力,吸引着学生,优雅是一种环境,熏陶着学生。有理想在的地方,就有高贵;有希望在的地方,就需要优雅。技工教育就是理想和希望的集合地。作为理想和希望的播种者,技工学校的教师,需要温文尔雅的气质、娓娓道来的节奏、风清月明的格调、品一杯香茗的舒缓,优雅是教师的生活色彩。

今天,技工教育应该而且必须拥有她特有的高贵和优雅!